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启迪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戴雅萍将在会上提交《关于“对工程设计咨询服务实行指导价,为城市建设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的建议》,建议将工程设计咨询服务其列入政府指导价定价目录,或参考由行业组织提供咨询服务参考标准的国际通行做法,通过《建筑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将“授权有关行业协会,通过行业统计和测算,定期编制、发布和更新工程设计咨询平均成本信息,作为市场定价和开展行业自律的数据参考”等规定明确写入相关条款。

工程设计咨询服务的价值及特点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我国城市工作要“不断提升城市环境质量、人民生活质量、城市竞争力,建设和谐宜居、富有活力、各具特色的现代化城市,提高新型城镇化水平,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城市发展道路。”工程设计咨询行业是城市与环境发展的规划者、设计者、和监造者,是工程建设的灵魂。工程设计咨询活动在我国国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关乎公共利益和公众安全,关乎我国现代化水平和技术进步水平,影响我国资源配置和生态环境建设的水平,更与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和人民生活条件的改善水平息息相关。工程设计咨询费用在工程建设投资中所在比例的微小,但对于工程建设投资、品质、进度、质量控制的有巨大的杠杆效应。

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货物、工程和服务采购是示范法》、世界贸易组织《政府采购协议》等把采购对象(商品)分为货物、工程和服务三类。工程设计咨询服务作为一种服务类商品,有着专业技术性强、对工程综合价值影响巨大、价格量化难度远大于其他类别商品等特点。

工程设计咨询行业取费面临的困境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工程设计咨询取费先后走过了财政拨款、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阶段。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发布2015年《关于进一步放开建设项目专业服务价格的通知》和2016年《关于废止部分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决定 》两个文件,2002年版《工程勘察设计收费标准》同步被废止,至此,不仅工程设计咨询的国家标准被取消了,有关行业协会积极尝试制定发布参考价的做法也被列入行业协会高法律风险价格行为范畴。近年来,相关行业协会虽有响应会员诉求统计、核算、发布设计咨询部分细分行业服务成本信息的尝试,但因其合法性备受争议,应用效果有限。

市场定价的初衷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给市场主体以更广阔的空间,以更好地体现优质优价,实现优胜劣汰。但近年来的事实情况却和这一初衷背道而驰,行业在服务定价方面遭遇重重困境,具体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1.行业总体议价能力和盈利能力持续走低

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年度全国工程勘察设计统计资料汇编》中的数据可以看到,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十三五”期间的平均利润率路走低,从4.9%持续降低到3.5%,远低于其他服务行业的利润率水平,和建筑业的利润水平几乎持平。这和工程设计咨询行业知识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的特征严重不符。在行业协会广泛开展的行业调研中企业高频反馈的问题也即是在取消了2002版收费标准后行业的取费不仅没有体现出优质优价,反而打折、压价的现象普遍,企业面临的是服务收费的持续走低和工作量的不断激增之间的矛盾。由于议价能力和盈利能力的持续走低,一方面工程设计咨询企业只能不断承接更多的业务来维持相对正常的运转,设计人员则陷入高强度的工作负荷和无休止的加班,只能疲于应对简单生产,无心、无力在技术进步和质量安全方面加强投入。另一方面行业人才向上下游产业链流失趋势不断加大,高校招生、企业招聘难度逐年加大。

2.投资建设项目设计咨询服务取费陷入矛盾局面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城市发展波澜壮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而这其中我国政府投资项目占比大。2016年以后项目投资建设没有工程设计咨询取费标准,也造成了决策和审计缺乏依据。很多政府投资项目在编制投资估算时实际上仍沿用了2002标准,一方面是20年来全国GDP总量从2002年的12.17万亿增长至2021年114万元,全国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从2002年的7703元增长至2021年32189元,另一方面却是政府投资项目在实际沿用2002标准的同时往往不但不做适应性调整反而进一步打折。极少部分项目合同价格高于2002标准,在审计环节因缺少依据而受到质疑,无法按合同结算。于是,便出现了政府倡导市场定价,但在投资项目中市场定价的理想场景实则不具备实现可能的矛盾局面。相比民间投资项目,政府投资项目更需要取费参考依据。

3.行业缺少开展自律、反不正当性竞争的基本依据

掌握有关行业平均成本信息是评判投标企业是否低于成本价报价的前提,是招标人排除恶意投标人和行业协会开展行业自律、反不正当竞争的基本依据。近期业内对市场上的一些对勘察设计捆绑贱卖的乱象反馈强烈:以PPP、融资等“优势”为抓手的项目总包单位,为中标将勘察、设计打包在内,以超低报价投标,并超低价分包,勘察、设计受到严重盘剥,几乎没有利润空间,对勘察设计的质量造成严重隐患。缺少成本价红线数据导致行业难以着手遏制以上乱像。

国际通行做法的借鉴参考

提供咨询服务参考标准是国际通行做法。欧美、日本等早期都有协会或政府发布的服务取费标准或规定,在反垄断活动兴起以后,也并没有完全取消取费标准,而是将固定收费标准调整为推荐性收费指导意见。例如: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RIBA)《业主聘用建筑师指南及设计收费》2000年版可以看到他们针对不同工程造价规模、项目的难度和业务承担范围给出了具体取费比例;日本建筑学会最新版的推荐标准为2009年的《建筑师事务所开设者向业主请求业务报酬的标准》;香港建筑师学会也曾于2000年编制英文版《业主与建筑师就服务范围及收费的协议》,含收费标准,作为企业收费参考。

建议

工程设计咨询服务取费所面临的重重困境,看似影响的是一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但实质上给整个国家的工程建设、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高质量发展埋下了隐患。目前我国现在仍然处于城市快速发展的阶段,城镇的人口规模、家庭数量仍在持续增加,每年城镇新增就业人口超过1100万,住房的刚性需求比较旺盛。此外,2000年以前建成的大量老旧小区,这些住房面积小、配套差,质量也不高,群众改善居住环境和居住条件的要求都比较迫切。2020年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也对居民改善居住条件和居住环境方面提出了更加迫切的要求,农房和乡村建设与农民群众对现代化生活的需求还不适应,同时要推进基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在城乡建设中统筹保护、利用、传承好大量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所有这些都离不开工程设计咨询行业的规划、设计、和监造等为基础。近几年行业众多设计大师多次呼吁国家关注工程设计咨询服务收费标准实行指导,切实保障和提升国家投资建设的高质量、高品质、可持续,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建议:将工程设计咨询服务其列入政府指导价定价目录,或参考由行业组织提供咨询服务参考标准的国际通行做法,通过《建筑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将“授权有关行业协会,通过行业统计和测算,定期编制、发布和更新工程设计咨询平均成本信息,作为市场定价和开展行业自律的数据参考”等规定明确写入相关条款。通过给予适当合理的计价方式和取费标准的引导,确保优质能够配套优价,让工程设计咨询企业产生不断提高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的动力,促进行业良性循环,从而以工程设计咨询服务的优质优价,保障工程建设综合效益的不断提升,为城市建设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以不断满足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需求。

作者 cc18018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