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刑法规定

第290条第1款【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二、罪名构成要件解析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这里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是指纠集多人扰乱机关、企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及社会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医疗秩序,如聚众侵入、占领机关、单位、团体的工作场所以及封闭其出入通道,进行纠缠、哄闹、辱骂等。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5年8月29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对本款作了修改,增加了有关扰乱医疗场所秩序,致使医疗无法进行的规定。这一规定是根据草案审议中的意见增加的规定,主要是针对实践中频繁发生扰乱医疗场所秩序的情况。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刑法修正案(九)对本条的修改并不是增加新的犯罪情形,只是对刑法原有规定作进一步明确规定。这样规定,有利于增强法律的针对性,提高对扰乱医疗秩序犯罪的震慑力。单纯从法律适用来说,实践中所谓“医闹”等案件,是一种比较典型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案件,对其中情节严重的,应当严格按照刑法的规定追究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的刑事责任。对这一问题,司法机关和社会各方面的认识也是一致的,有关司法解释对具体法律适用问题也有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中也是这样处理的。如2014年4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中明确、细化的规定,即对聚众实施的在医疗机构私设灵堂、摆放花圈、焚烧纸钱、悬挂横幅、堵塞大门或者以其他方式扰乱医疗秩序行为,造成严重损失或者扰乱其他公共秩序情节严重,以及在医疗机构的病房、抢救室、重症监护室等场所及医疗机构的公共开放区域违规停放尸体,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可以根据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等追究刑事责任。

  本款规定的“情节严重”,一般表现为扰乱的时间长、次数多、纠集的人数多,扰乱重要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活动,造成的影响比较恶劣,等等。“造成严重损失”,主要是指使经济建设、教学、科研、医疗等受到严重的破坏和损失。在这里,情节严重,致使机关、单位、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因此,除了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之外的,还必须同时具备“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等无法进行”和“造成严重损失”都是构成本罪的要件,缺一不可。对于一般违法行为,情节较轻,没有造成严重损失,危害不大的,不构成本罪,可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处理。

  根据本款规定,犯本款规定之罪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这里所谓的“首要分子”,主要是指在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其他积极参加的”,是指在共同犯罪中,积极、主动参加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

此外,聚众犯罪造成人员伤亡、财物毁坏、破坏生产经营等结果,触犯其他罪名,一般应想象竞合犯处理。

三、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关于依法处理信访活动中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摘录)

(公通字〔2019〕7号)

一、依法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明确法律底线

(一)扰乱公共秩序。在信访活动中或者以信访为名,实施下列行为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1、在各级党委、人大、政协、行政、监察、审判、检察、军事机关,厂矿、商场等企业单位,学校、医院、报社、电视台、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工会、妇联等社会团体单位,机场、车站、码头等重要交通场站,或者在上述场所周边的其他公共场所,聚众实施统一着装、佩戴统一标识、静坐滞留、张贴散发材料、喊口号、打横幅、穿状衣等行为,或者实施跳楼、服毒等自杀、自伤行为以及扬言实施自杀、自伤行为,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活动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定罪处罚;

四、无罪思路

1.群众以集体抗争形式表达部分利益主体诉求的行为,属于正当行使权利,阻却违法性。例如,因工厂严重污染环境,周边村民聚集多人要求工厂停产的,阻却违法性,不成立犯罪。

2.对于情节并不严重,后果比较轻微的群体行为,不能认定本罪。

3.对于群众合理要求没有得到满足所采取的过激行为,不能认定本罪。

4.一般参与者的行为不构成本罪。

参考文献:张明楷《刑法学》(第五版)第1056页

五、相关案例

1. 被告人欧阳勤、陈明远、桑文强因退役安置等问题,不服所在单位或相关部门处理意见,为引起关注,扩大影响,制造声势,向政府施加压力,多次积极参加和组织实施非法聚集上访活动,并将相关照片和视频在互联网上散布、传播,严重扰乱公共秩序。法院认定被告人欧阳勤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被告人陈明远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二年;被告人桑文强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审理法院: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案号:(2020)鄂13刑终63号

2.上诉人范良勇为达到向政府索要土地补偿费的目的,纠集多名村民在武汉天河机场三期扩建工地施工现场阻止施工,滋扰施工现场秩序;上诉人范良稳采取阻拦、泼洒汽油、持刀追撵施工人员等方式阻扰施工,致使天河机场三期建设工程停工长达一个月余,施工单位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上诉人范良勇煽动、组织、资助村民阻工,系首要分子,上诉人范良稳积极实施阻工行为,系积极参加者。认定被告人范良勇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范良稳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审理法院: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案号(2019)鄂01刑终1091号

作者 cc18018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