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分析有三个领域:证据调查分析、证据推理分析和证据决策分析。就证据调查分析而言,首先涉及证据属性一般分析,先要进行相关性分析,因为相关性是证据的根本属性,也是现代证据制度的基本原则。然后是可采性分析,这涉及不相关证据的排除规则、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等。最后是可信性分析,在证言三角形中,包括感知能力、记忆能力、诚实性和叙述-歧义性四种品质的分析。目击证人的证言有观察不准确的问题。美国统计的500起冤案中有235起冤案是由于证人观察错误造成的,或者说是辨认错误造成的。人类的误识率是5.1%,如今机器识别比人识别的错误率要低一些,人脸识别可以使错误率降到3.57%。这也就是说,目击证人说的可能是错误的,尽管他在诚实地说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但其实有5%的错误率。检察官、法官在听了证人的话进行证据推理时,也要考虑到这里面有一定的错误率。

  证据调查分析并不局限于诉讼活动,法庭之外的证据调查分析也具有共性。像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事故调查,与我们在法院、检察院做的证据分析原理上是一样的。航天飞机发射50秒时助推器上有一处白烟,这是由于发射当天气温骤降到零下5摄氏度。助推器的密封圈是橡胶的,遇冷后收缩变硬发生燃料泄漏。但后面的照片上为什么又不漏了呢?因为火箭固体燃料燃烧后的铝渣把这个漏洞堵上了。如果再坚持一会儿,助推器就脱落了,这个事故就有可能避免。但突然刮来一阵飓风,使航天器发生摇摆,又把铝渣摇晃掉了。所以,航天飞机在发射75秒后发生爆炸,7名宇航员全部牺牲了。溯因推理的证据分析方法在法庭内外显然是普遍适用的。

  就证据调查分析来说,我们将其分成审前证据调查分析和审判证据调查分析。前者,包括侦查证据调查分析、监察证据调查分析、检察证据调查分析、律师取证调查分析、证据保管链条等;后者,则是指审判中的举证、质证和认证。

  现在证据法的发展趋势,是从证据种类静态分析转向证明过程动态分析。从一些地方检察院做的证据审查规则看,都是按证据种类即物证怎么审查、书证怎么审查、电子证据怎么审查,这是一种静态分析进路。现在要从静态走向动态,就是我们翻译的《证据分析》推荐的证据推理路径,这是一种动态分析进路。像权威的美国证据法学教材,原来第三版名为《证据法:文本、问题和案例》,现在第六版题目改为《证据法的分析进路:文本、问题和案例》。所以,证据法学正在从证据种类七种或八种静态分析转向动态分析。动态分析是聚焦证据推理过程,按照“证据之镜”原理,证据推理主要是一个归纳推理过程。这个过程是从证据到推断性事实1、推断性事实n,再到要件事实1、要件事实n,最后是要件。就归纳推理来说,要踩着“概括之石”即G1、G2、G3、G4,才能从证据此岸到达事实认定彼岸,概括对归纳推理而言是必要却危险的。没有“概括之石”就过不了河,但概括又叫“社会知识库”,其特点是从科学定律到流言蜚语。

  在此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圣经》中“谁的孩子”。有两个妓女抢一个孩子,找国王来评理,国王说别抢了,拿把刀来把孩子劈成两半,一人分一半。其中一个妓女便跪下说别劈了,我不要了。国王说,把孩子给她,她才是孩子的母亲。这里,国王用了“虎毒不食子”这个概括进行证据推理。但高宗在武则天杀女案中,也用这个概括判定武则天的女儿在皇后探视后就死了是皇后所杀,这个概括就用错了,应该用“无毒不丈夫”。

  念斌案有人从各个方面进行过分析,我认为还是法官把概括用错了。法官说丁云虾抢走了念斌家食杂店的生意,念斌故起杀机,其概括是“通常人们对抢走自己生意的人会起杀机”,这可能违背常识。

  与审判证据调查主要是用归纳推理相比,审前证据调查主要是用溯因推理。检察官可能一半用溯因推理,一半用归纳推理。溯因推理是“由果推因”,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用的就是这种推理。在信息爆炸时代,就像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西蒙教授所说:问题不是证据太少,而是证据太多,是找不到有意义的证据。所以,像美国911事件,有几位阿拉伯人到美国去学开飞机,但他们只学空中驾驶,不学起飞和降落。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可以有各种假说,一种是清白假说,比如以后再学起飞降落,或者动漫开发者在实习,又或者航空公司在培训替飞员。还有险恶概念,比如要贩毒、劫机,或者像911事件那样撞大楼。然后要消除一些假设,并为剩下的假设排序。

  溯因推理的一个例子是:两个老同学,他们是好朋友但又谁都不服谁。其中一位是私人侦探,他对着当警察局长的同学说,你要是不服,就说一句12个字的话,我帮你破个案子。这位局长就说了一句话:“9英里步行非易事,尤其雨中。”从这句话可以作出什么推理呢?第一步能推出“说话人很委屈”吗?接着推出“未料到下雨”,能推出他在什么时间(末班公交车停驶后、早班公交车发车前)走了近15公里以及目的地吗?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件。推到最后,警察局长抓起电话命令把这两个人抓住。

  上面的举例是伦敦大学学院(UCL)研究生教材《证据分析》中的例子。这本书里还讲了证据推理的图示法、概要法、时序法。以图示法为例,将来要培训检察官画这种图,不用多画,画个五六张后对溯因推理方法基本上就掌握了。在图示法中,圆圈表示间接证据,方块表示证人证言,然后是开度角、直线、箭头、无穷大、G等符号,就把一个案件某个要件事实的推理过程画出来了。我们检察官要有这种训练。

  图示法有7步规程,我和一位博士生曾以B案为例画了一个要件事实的图示,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图示用三种颜色表示三种主张:一种是宏观主张,另一种是证据中推断出的主张,还有一种是中间性主张。将来检察机关办案也不能光靠脑子,现在人工智能那么发达,我们要用图示法来开发人工智能证据分析系统,当然,这是人机系统,机器是辅助手段。

  证据分析基地的任务:一是智库建设;二是联合研究,计划共同起草《重罪检察证据分析指南》,比如证据可信性分析第一步怎么做、第二步怎么做,就像一部手册;三是开放课题;四是人才培养,包括编写《证据分析》教材;五是高端研讨会。

  证据分析基地的使命,就是一句话:贯彻证据裁判原则。司法文明的发展阶段,按拉德布鲁赫可分为神明裁判、法定证据主义和自由心证,陈光中先生在此基础上提出新三阶段划分理论具有重要法治意义,他把第二阶段概括为口供裁判,它会导致刑讯逼供;第三阶段证据裁判是法治国家的证据制度,它是通过证据分析来拼智商而不是诉诸暴力,因而“有助于巩固社会组织制度所需的智力内部结构,在此制度内争论表现为论证和反论证,而不是使用暴力的威胁”。

作者 cc18018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